神威Kamui-

攻心计3

全文邪教(会有cp混搭的意思,毓埥总攻),官配都被拆了身,但心还在一起(官配四组在文中不是夫夫,但互相爱慕的意思),恩。

介意点×(受不了就点退出不要看)

以上重点,介意退出别看,再不明白我不背锅。

因为实在有人眼瞎,前两篇开头都有同样的提醒却依然点进去,回头还在评论里叨叨叨,删了评论眼不见心不烦他还来,为了避免这种提醒都看不懂的智障,我贴心的给提醒又做了注解:),然后我觉得,提醒都看不懂就别看文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毓埥不及弱冠就开始蓄胡须,是以他看起来总比同年人要老成许多。他母父在世时曾笑他小小儿郎就要做美髯公,毓埥一脸憋气,心道就是不想让人当小孩才蓄的。

当年迎娶啟昆为后的典礼上毓埥权当做外交,倒不甚紧张,如今去见长史送进宫的嫔妃反倒有点紧张。听长史形容这孟嫔身量娇小,面目清秀,岁数还不及弱冠,如孩童一般,自己这胡子可别给吓哭了。

到了孟嫔的小院,毓埥便觉长史所言不虚。这孟嫔的画像他是见过的,不过真人的额前蓄了些发,倒显得他脸和人都更小了,自己走至他身边,他便抬眼看着自己,着实可爱得紧。想来人的本心都是对娇小可人之物有着怜爱之情的,被这样一个人看着,毓埥觉得心情都不由变好了。

孟章入宫前几月,毓埥时不时便会来坐坐,日子久了,毓埥发现这孟嫔不但玲珑可爱,学识也是顶好的,偶尔与他聊一聊社稷之事,他还能给出一些出人意料的见解,若是心有苦恼说与他听,他也很懂得如何开解,就连他身边那个近侍都胸有点墨,谈吐有度得很。

 

冬寒料峭,御花园中几乎只剩枯枝错落,孟章披着狐裘站在亭边,望着结冰的湖水发着呆。他入宫已小半年了,住在嫔妃的小院里,每月只有那么几日要伺候王上,剩下的日子都靠读书度日。

后宫有一个小书库和书房,书库是专门给正三品以下的妃子借阅解闷的,三品以上才能读书房的书,然而库里藏书太少,自己和仲堃仪借了几日便没得读了。

他想,还好身边还有仲堃仪陪着,不然这半年光阴都不知如何过.......日子再久点,自己怕是闷都要闷死了。

身后传来脚步声,孟章想是仲堃仪回来了。

孟章闲着无事非说要到御花园走走,仲堃仪本是不愿的,这天寒地冻的,更没什么美景可赏,何必出来受这冻呢?奈何拗不过孟章,仲堃仪便跟孟章说逛个一刻钟便回来,二人这才出来。谁知孟章逛出了兴致,绕着御花园一路瞎晃,溜溜达达了半个时辰还不肯回去,仲堃仪怕孟章身体受寒生病,又劝他不回,便让孟章在亭边等着他,自己回去给他取手炉了。

仲堃仪来到孟章身前,把手炉塞到他怀里,又给他紧了紧狐裘领前的带子。

其实仲堃仪有点生气,孟家收留了他,不但让他吃饱穿暖,还供他习文学武,他虽不是什么高手,但武功底子在那,身体健康得很,可孟章与他不同,孟章什么都习得,只武习不得——天生的底子薄,没办法。是以仲堃仪有点气,气孟章对自己身体不上心。

不过孟章却没理他,他盯着御花园最远处的围墙外隐约可见的一点粉,目不转睛。

“仲堃仪。”

“恩?”

“你说,我们是不是一辈子都出不去了?”

仲堃仪抬眼看他,他还是盯着围墙外,不动。

“五尺宫墙,你我虽再走不出去,却也有幸受王恩宠......”

“你觉得王上喜欢我么?”

“你入宫半年,王上也时时来咱们小院,怎么会不喜欢你呢?”

孟章眼睑颤了一下,神情突然悲戚了起来,他低垂了眉目看着仲堃仪,双唇颤抖,“可你看,我现在还只是个嫔,连给你借本书,都借不到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点不点热度都无所谓,自己写着玩,不混圈不求粉,为了避免智障一律不打cp tag ,不伺候弱智儿童,不爱看直接滚,拒绝讲道理。

愿意看或者聊一聊的欢迎评论。

感谢还依然等我更新的人。


评论

热度(9)